站内调查:
您还没有登录!用户名: 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聚焦崇明 >> 内容

辽阔的入海口 崇明唯有刀鱼最金贵

录入时间:2018-3-29 13:51:29  点击:10291  来源:上观新闻

   上海崇明奚家港,老王一家和工人们早早吃完午饭,就招呼我们:潮水来了,要去收长江刀鱼。我们听了来劲,二话不说跟着上艇,沿着崇明岛南岸一路向东,向长江入海口去。



  小艇快时似飞,恰如刀鱼行情之变

那日是3月13日,王老板手上,超过2两的大刀鱼卖2000元一斤。王老板叹气,说是跌了,不过数日前,大刀鱼卖到4000元一斤。

3月22日,价格又涨回4000元。这价格据说还算“正常”。江阴一位老板手上,去年最高价卖过8000元一斤。  

在长江中下游,不少人都知道,长江刀鱼近年来已经是贵得让人看不懂的鱼了。说是“大刀”,可2两鱼肉连骨头都上了餐桌,不过是几筷子的事。因此即便是“土豪”吃完也要感慨,少则四五百元吃进了肚。

可若时光倒流18年,即便是已在江海上扑腾了数十年的渔民老王,也不懂得刀鱼金贵。2000年他还忙着在崇明团结沙收鳗鱼苗,偶然一次有渔民“搭着”卖给他一条3两多重的大刀鱼,老王不高兴,给了对方5元钱,还嘟囔:猪肉不过两三元一斤,一条鱼都够给船上数人换一碗肉吃了。渔民听了挠头,也觉得没错。 

可那条5元钱收来的3两多刀鱼,老王上岸转手一卖,值85元。他暗自吃惊,于是改行做刀鱼。

当年的老王也料不到,自己谋生的行当,竟成了日进斗金的生意,三两刀鱼如今售价动辄上千元。近年来与江阴、靖江、崇明的数位刀鱼经纪人打过交道,他们每次自我介绍说是“做刀鱼的”,对方都赞叹一声“有钱人”。



  小艇上的工人将刚收来的刀鱼仔细摆在冰盒子里。 孔令君 摄

老王戴着粗粗的金手链子,成了“王老板”,渔船上渔民见快艇来,起身打招呼。江海上的人相处久了有默契,网到刀鱼者面带笑容,老王靠上去递烟,称鱼,拿小本子记账;若远远地看着船上人神情冷淡,坐着不动,便知一无所获,小艇便扬长而去。除刀鱼外,也有渔民捞了些几元钱一斤的杂鱼,老王根本看都不看。辽阔的入海口,唯有刀鱼最金贵。  

13日那天,小艇中午11点多出发,直到下午2点,靠了五六艘渔船,收来的刀鱼不足十条。老王有些失落,怪起前不久忽冷忽热的天气。业内已有判断,今年长江刀鱼产量未必高,可能是“小年”。  

他们心里都知道,哪里还有什么“大小年”。长江渔民祖传的老话,近年来愈发不准了。以往是隔年便有刀鱼大丰收,可去年虽是“大年”,产量却与前年相当,今年则更少。老王说起2001年那次大渔汛,一个潮水来一艘渔船凭一条网能打到五六百斤的刀鱼,普通的小艇都不敢出去收鱼,因为根本装不下。

说话间,老王下意识地瞅了瞅小艇上的刀鱼,一条条刀鱼被仔细、工整地摆在冰盒子里。而从前,刀鱼都是拿盆子装的,上船按条收,上岸论斤卖。哪像今日,称鱼时渔民与老板都眼巴巴地盯着,“两两计较”。 

跟着收鱼那日,老王还与一位渔民闹了不愉快。鱼拿到小艇上,老王发现其中一条“大刀”有点烂了,卖相不好只能折价当成“中刀”。当日行情,“大刀”与“中刀”每斤要差1400元,如此一条鱼便是近300元的损失。渔民不干了,非说是老王“调包”,于是一番赌咒发誓,翻账本重称,才在嘟嘟囔囔中平息下来。其中一位崇明渔民事后想想,也觉得好笑。莫说他小时候,且说上世纪90年代,刀鱼都多到没人要,清明前3毛钱一斤,清明后最便宜的不过几分钱,多了就喂猫,如今自己却根本不舍得吃。  

傍晚5点半,老王收工,快艇靠了奚家港,早有老板闻讯而来,等着收刀鱼。当日的渔获,大刀鱼约9斤,中刀鱼13斤8两,小刀鱼若干,按行情售价近3万元。称鱼装箱上车,靠岸不过20分钟,这批刀鱼便发货走了。



  3月13日,收刀鱼的小艇刚进崇明奚家港,便有老板来收购。 孔令君 摄

“反正刀鱼再贵,也总有人要。”老王说

老王的儿子王雷正发朋友圈,内容是渔民捕捞刀鱼的小视频,以及品相很好的刀鱼打包装箱,也算是互联网营销的一种。看着3万元的刀鱼,赞“大生意”,他们却说是“小花头”。因为小艇如此一趟,不过能赚数千元,若刨去快艇油钱、房租与工人们的工钱,利润并不算高,更何况做刀鱼投入大,风险得他们扛着。比如刀鱼多时若逢周一,饭店萧条,鱼价便低;大风大雨不出船,渔获少却逢周末食客多,鱼价便贵。还比如逢黄道吉日,江阴等地婚宴增多,则较为实惠且让人有面子的“中刀”价格上涨…… 

关于刀鱼的生意经,说来话长,不过却距离普通人越来越远。一位镇江大叔年年此时,都会通过相熟的刀鱼贩子买鱼,这是他从小吃到大的舌尖记忆。今年他却说不吃了,原因是“太贵”。他顿了顿,似乎还有话想说,却没说出来。

在江阴经营刀鱼饭店的老郑说起上世纪70年代,江边满是芦苇荡,落潮时江滩绵延数公里;滩涂有“江草”,孩子们摘回去捻成灯芯;滩涂上有小水塘,几下把水掏干,便能抓到小虾小蟹,小刀鱼也在其中。可如今的江边,早盖了工厂和码头,滩涂快没了,潮声成了拍堤声。随老王出去收鱼,见渔民收网,渔网入江海,深密且长,可潮水一涨一消,鱼不见几条,塑料袋、纸盒等垃圾却不少。

老王也会说起年轻时在舟山当渔民的日子,满船满网,常见蹦跶的鱼,鲳鱼、带鱼都不过每斤1元多钱——相比现今这动辄以千元计的刀鱼生意,有时他更怀念当年的日子。  

他们想说的,或许是乡愁难平。那么,人们在年复一年感慨“刀鱼有多贵”的新闻之外,该如何记住那乡愁呢?


用微信扫一扫,将本信息分享到朋友圈
此处评论不超过300字。

正在载入...
---------以下为广告--------
广告位

· 便民服务 ·

· 会员搜索 ·

网名:
年龄:
性别:
沪公网安备 31023002000001号   沪ICP备09009325号  本网站聘请上海市申江律师事务所黄铁律师为常年法律顾问
© CopyRight 1999-2011 ChongMing.net  上海墨恒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站务联系关于我们免责条款和我联系加入收藏设为首页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手机版
310100103467